01 构图的基础

所见改变我们的所知,所知改变我们的所见。

——瑞士发展心理学家,让·皮亚杰(Jean Piaget)

照片的构图方式多种多样,而不同的构图方式又会对照片产生不同的影响,在我们向你介绍这些内容之前,先介绍一下摄影的构图基础是很有必要的,这有助于你更好地理解构图并对其进行分类。

关于摄影技术,比如相机及镜头的知识和光圈快门等摄影概念,以及这些技术对最终照片所产生的影响,在其他的书中已经有了大量的介绍。即使是从构图的角度看,在摄影过程中使用一定的摄影技术也是很有必要的。此外,摄影技术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作为摄影者的你可以利用哪些技术、应该考虑什么因素来为观赏者实现一定的照片效果。这不仅需要摄影者知道观赏者将会怎样感知图像,也需要摄影者知道照片是怎样对观赏者产生影响的。因此我们为你解析了一个人感知图像的整个过程,并会说明为什么一些构图形式会对人的生理产生某些特定的影响。

此外,作为摄影者,你的性格也会对照片的构图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你想要在照片中展示什么、你希望自己拍摄的照片能对哪些目标群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都是由你决定的。你越是有意识地作出决定,就越能有针对性地控制照片对观赏者产生的影响。

1.1 从构思到照片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摄影的整个过程,就能看到摄影者在拍摄、编辑和展示中对其作品所产生的影响。虽然摄影者掌握着所有与照片生成有关的步骤,然而在观赏者如何欣赏其作品方面,他们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甚至根本没有。因此摄影者必须在拍摄照片和编辑照片这两个步骤中使出浑身解数,以使结果达到其预期的最佳效果。摄影者对摄影中的影响因素和构图可能性尽可能多地了解,有助于其有针对性地塑造形象——拍摄照片。

摄影者对作品的塑造

作为摄影者,你要在可能的范围内自己决定拍摄什么内容的照片,以及怎么拍摄这些照片。通常有三个影响因素会对你在拍摄时有意或无意地使用哪些构图方式产生影响:首先是你的构图知识,即你对照片构图的基本理解,它由有意识的和无意识的两部分组成。有意识的知识是通过你有针对性地分析和阅读关于照片构图方面的知识,以及你与其他摄影者谈论照片效果时获得的。这其中既有关于多种不同构图表现形式的知识,也有关于每一种构图特征及其对观赏者产生的影响方面的知识,以及这两者之间的多方面关系的知识。正是基于这一点,本书将摄影构图中的各种关系清晰地摆在了你的眼前。

郁金香是一个大家非常熟悉而又常见的主题,我们不仅能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它,也可以在无数的照片中看到它。我们对这种大家非常喜爱的、能够用来插花、能在花园中生长的花卉的了解是相对较多且较全面的。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成功地对其进行构图处理,使之在照片中既生动、引人注意又新颖。

图1.1 在摄影中有很多的影响因素,这些因素可以影响照片的最终效果和观赏者对照片的接受度,这其中最重要的部分都在这个图表中列出了。

在将拍摄动机转化为照片的过程中,摄影者的个人喜好及其拍摄重点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两张照片展示的都是服装,然而科拉拍摄的照片(左)是平静与和谐的完美呈现,格奥尔格拍摄的照片则偏向于动态(右),照片通过简单的摄影技巧和强烈的色彩来吸引观赏者。

与之不同的是,无意识的知识则基于你在生活中看到的以及你头脑中储存的大量照片。你看过的照片数量越多、种类越丰富,你在拍摄时构图的创造空间就会越大。当你在杂志、报纸以及超市的宣传册中看到照片时,你所看到的照片风格肯定与你浏览网页时看到的高质量图片、阅读时装杂志或是观看国际艺术展览时看到的那些照片不同。在你对杂志或者网站平台进行选择时,其实你已经决定了自己将会学到哪些摄影知识。“View”、“Merian”、“Neon”、“Elle”、“Gala”或是《美国国家地理》这些杂志中的图像语言是截然不同的,你也可以在fotocommunity. de或者flickr.de这些网站感受到非常个性的图像语言。

其次是你的构图能力,也就是将你看到的内容转换为相应的主题的能力,其中必然包括在拍摄时有针对性地操控相机和运用完整的拍摄技术。例如,如果你清楚地知道该用哪种方式进行局部锐化,并且能够对其效果进行预估(参阅后面内容),那么与你一直使用相机的自动功能进行曝光相比,你可以发挥更多照片构图方面的作用。虽然现有的技术设备帮你实现了某些构图技术——例如,如果没有景深预览键,你就无法在拍摄时评估光圈的成像效果,这样的话你就只能事后在计算机上对其进行评估,但是这些技术设备也会限制你的发挥。

再次是你的构图意愿。这涉及你进行照片构图时的个人品位、你有意选择的拍摄风格或者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形成的个人喜好。因为并不是所有通过构图可以实现的东西,你都想让其出现在照片中。

构图的限制

除了摄影者本身,还有一些外部因素总是影响着照片的构图。拍摄现场的环境往往会形成某种特定的构图形式或者由于环境所限构图时完全不允许某些事物出现在景框中。正如在一些著名的景点前,往往有指定的拍摄地点,大多数摄影者会在这一特定的点拍摄照片,因为再去寻找与众不同的、更为理想的拍摄位置往往太过麻烦或是会有诸多不便。有时候,与被摄体的距离远近、拍摄环境中是否有围栏、景点的某些禁令或者空间限制也不允许我们接近拍摄主体或者选择其他的位置进行拍摄。于是许多摄影者会尝试事后去解释由于现场情况而造成的照片缺陷,而不是在当时就选择另一个拍摄主题。

不是任何景物都可以被拍摄出来。往往会有摄影者距离其太远、没有合适的设备或者没有足够的闲情逸致去拍出完美照片的情况。

有时摄影者在接受拍摄任务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很多对照片的明确规定。例如,如果你想要制作横幅格式和黑白颜色的日历,那么拍摄照片时就不能选择其他的格式和颜色。即使是在委托摄影工作当中,某些因素也是你必须考虑的。例如,杂志文章的标题图片通常需要跨页的横幅照片,这是为了给标题和引言留出较大的空白区域,所以你在拍摄时就必须考虑这种形式及其效果。

如果你是作为一名报社的摄影记者,去拍摄用砖块摆成的穿越整个城市的多米诺骨牌,或许会有一些比较不错的构图理念:强调结构(左)、凸出展现当地的特色(中)或者捕捉砖块倒下的过程(右)。

如果人们在照片展上走一圈并对所见的照片进行比较,很容易就会发现许多摄影者都会通过不同的方式表现相同的主题。这里指的是照片内容相同,但是拍摄形式和技术方法截然不同:左边的照片摄取了拍摄主题的一个细节,选择了俯视视角和占满画面的构图,以及较长的曝光时间并在快门打开过程中旋转相机。相反,右边的照片包含周围的环境,选择了引人入胜而接近边缘的构图结构,另外还利用了移轴镜头来移动焦平面。

构图的过程

拍摄时虽然会有诸多内外部影响和限制因素,但是你在处理每张照片时都可以在这些因素范围内自由选择摄影的三个中心方面:内容、形式和技术。内容指的是照片的主题,即照片中呈现的景物、你所要传达的情感以及你想向观赏者展示和说明的内容(参阅后面内容)。本能地选择可拍摄的内容(参阅后面内容)、寻找令人兴奋的主题或者对拍摄主题进行精心处理是摄影者的首要任务。这决定了摄影者用照片讲述的故事是否有趣并具有说服力,而且也决定了照片能够吸引哪些观赏者。

形式就是照片的构图,即将景物呈现在照片上的全部方式、方法。这里是指所有构图方式的总和,如图像元素的布局、透视效果、清晰和模糊、线条或者颜色。图像中所有构图特征的整体效果应该有助于照片内容的呈现,遗憾的是很多照片并非如此。你可以想象一下,有这样一张柔和的照片:一位母亲将孩子抱在怀里,孩子脸上带着微笑。在拍摄这样的场景时,耀眼的霓虹色彩、高对比度或者完全的边缘性布局并不符合该主题,它需要的是平静、温柔的构图方式。

没有摄影技术,摄影本身首先就是不可能的。另外,要有针对性地影响构图,也离不开摄影技术。有了它,你可以使运动定格或模糊消失、扭曲地描绘现实或将微小的细节放大。在拍摄过程中,技术只是一种实现目的的手段,并不是说采取更多的技术就一定能实现相应的效果,比如明显更好的图像质量或者某种特别的构图。一般来说,更高的拍摄技术或器材质量要么能为摄影者带来更高的舒适性,要么能给予其情感的慰藉,这些都可以或自然或间接地影响其拍摄出来的最终照片。

内容、形式与技术的权衡

这三个因素之间有很紧密的联系并能对彼此产生影响。一般情况下,内容优先且占有最重的分量,因为每张照片所涵盖的故事、拍摄构思和摄影者所希望达到的预期效果都与主题有关。相反,构图应该服务于内容,或与内容相符合、或和谐统一、或与之形成对比。在摄影过程中,技术是基础,它同时也是这三个因素中最容易被替代的方面。技术服务于构图,通过技术才能塑造照片的特定形式。

在摄影者完成照片拍摄的过程中,必须在这三个方面作出很多有意识的和本能的决定。通常情况下这些决定是由相机中的各种自动化程序作出的(例如在抓拍或者随拍时,参阅后面章节),但有时则完全是出自偶然情况。作为摄影者,你的知识越丰富、能力越强,就越能有意识、有针对性地对拍摄过程施加影响,这样你随时都可以重复实现特定的、预期的效果。

后期处理的影响

当你在内容、形式和技术这三个方面都留意并作了相应的处理之后,相机中的最终图像还是无法观看。因为它还是RAW(原始图像编码数据)格式的图像。我们之后在相机显示屏上看到的照片是RAW格式图像的具体显影。当照片根据预设显示出来后,我们才能看到具有较少信息的图像。这一过程可以完全通过软件自动完成或者由能够赋予照片全新风格的人有针对性地加工而成。因为后期处理的多种可能性会使一些构图方式如色彩、对比度、剪裁甚至是光线在事后发生变化,所以只有经过处理的最终照片才能真正对观赏者产生影响。

照片最终呈现的结果到底是鲜艳的色彩、不饱和的色彩还是灰色?这个问题极大地影响了照片的整体效果。相同的主题在经过不同的后期处理后会发生不同的变化。极端的图像处理技术甚至可以完全改变照片所包含的内容。

1.2 感知的过程

想让照片给观赏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首先必须引导观赏者去感知照片。人们经常会很快而且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去评价一张照片,这样的评价通常只会停留在“我喜欢”或者“我不喜欢”的层次。如果想让观赏者有针对性地、深入地评价某张照片,摄影者在拍摄时就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根据这些因素观赏者就可以对照片进行有意识、有目的地分析。对照片的感知或者说形成某种印象的过程是相当复杂的,它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由于摄影者可以通过照片的构图对这些因素施加影响,作为摄影者,你最好先清楚地了解一下照片感知的具体过程。

感知的步骤

有很多的科学研究都是关于人们是如何看待、理解照片以及照片所能发挥的作用的。科学的模型和解释可以很好地帮助我们认识这一过程。我们已经在下一页的图表中清楚明了地总结了感知的整个流程,在下文中我们将对其展开更详细的介绍。

狭义的感知

照片中的图像效果发生作用的第一步是观赏者对照片的感知(狭义上的)。我们面对一种核心或边缘刺激作出的反应,就是这种狭义的感知。只有那些我们通过眼睛完整地看到并用足够长的时间去注意的照片才会发挥其图像效果,而此过程往往只需几分之一秒。

感知的过程是很复杂的,并不是每个细节都能被立即察觉。观赏者研究一张照片的时间越长,他所能发现的细节就越多。为了有针对性地利用这一点,摄影者应给予照片足够多的“侧面”。

潜意识的评价

感知过程的第二步往往令人感到意外和困惑,初次听起来甚至觉得有点儿不合逻辑:在大脑还没有真正理解你在照片上所看到的图像之前,你的潜意识就会对照片本能地、不自觉地进行评价。这种评价所具有的过滤功能可以防止大脑超负荷思考,这一功能不仅用于感知照片,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接触的其他事物上也会发生作用。如果我们有意识地去处理所有接触到的信息,我们的大脑将无法应付这一巨大的负荷。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潜意识就会首先决定哪些照片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哪些只需粗略浏览。

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的大脑评价一张照片是如何地迅速。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试验:将一些单独的、内容截然不同的照片组合在一起,使观赏者只能在短时间内、在还没有进入有意识的阶段之前看到这些照片。试验证明,这样可以引发观赏者相应的情绪,如饥饿、恐惧、焦虑或者放松。

图1.2 图像的评价过程概述:在你有意识地感知和看清照片前,无趣的照片已经在潜意识中被感知、评价和过滤掉了。你所看到的图像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已有的感知模式,大致决定了你接下来将如何欣赏一张照片。只有当感知过程没有中断,图像才可以引发人的联想和情绪,并在记忆储存后持久地影响观赏者。

模式化理解

经过这个步骤后,大脑才会真正开始理解并有意识地去了解照片所要表达的内容。在这种模式化的理解过程中,我们的大脑会将图像与大脑中已经存储的感知模式进行比较。这一比较过程是大脑自动进行的。或许我们看过某个主题一次后,就已经能够清楚地了解了其意义——例如埃菲尔铁塔或者某个特定的人。或者我们也会在图像和我们大脑所存储的模式之间进行类比,将已有的感知模式以及我们所掌握的知识传递到类似主题上。即使我们之前从没见过眼前的样本,我们也能够认出它们,比如一棵树、一张桌子或者一种动物。

这张红玫瑰的照片没有什么奇特、新颖之处,与人们从成千上万的类似照片中看到的图像相比也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说,对大多数观赏者来说,这张照片中的内容与自己已知的感知模式一致,是对固有思维的确认。

如果我们在图像中看到的内容与我们已知的模式一致,那这就是模式一致。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与我们的经验相符,那么我们就可以将其归类,这样我们就没有理由再继续看下去了,这样一来感知过程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些作品的作用就是强化我们现有的认知模式,在此过程中我们也就形成了固定的思维——不断重复的广告(本身越来越糟糕且令人厌烦)之所以能成功也正是基于此原因。这样的照片我们经常能够见到,但是想要将每一张照片都记住是很难的。

如果某幅图像与我们已知的模式略有不同,我们就会感到惊奇或困惑,从而就会有意识、有针对性地去研究该图像。这种由精神激发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我们不仅会花更长时间去研究该图像,还会更好地记住它。通常来说,额外的信息会扩展我们固有的认知模式。因为大脑会将微小的、非基本的革新理解为附加信息。

如果我们所看到的图像与我们大脑所储存的模式有显著的差异,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大脑遇到了理解困难,必须很费力地去领会图像的主题,而在此过程中我们的大脑常常会进行一些转换。这些强烈的刺激对我们固有的知识提出了质疑,这时我们就会尝试对固有的模式进行改变。然而这并不是一条必需的规则,因为一个人的世界观一旦形成,通常会更加倾向于保护自己的世界观。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会拒绝感知或是中断感知。

当我们看到的图像与我们已知的模式完全不符时,我们将其称为无关模式,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会造成感知中断。例如,面对完全模糊或者抽象的图像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在特殊的感知动机下,如欣赏名人作品时我们才能更多地去关注或研究这些图像。

要辨认这张照片的主题并不需要看到整只长颈鹿。它皮肤的特殊图案和长长的腿都可以帮助我们进行模式化辨认。也就是说,通过主题的一小部分我们就可以辨认出整体。

哪些照片需要更仔细地观看,哪些照片需要进行精神上的加工,哪些照片无需继续感知,哪些照片会令我们感到无聊或烦恼……这些都是由潜意识评价和最初的模式化认识决定的。那些新鲜的或者不同的事物尤其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而对那些经常见到的照片,我们很少会去认知。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以及对视觉习惯的刺激才能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熟悉的事物会随着人们的逐渐习惯而消失,新的视觉风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过时。

但模式化认知的速度很快,明显快于阅读文本的速度,因此照片总是首先被我们感知到。仅仅在1%秒的时间内我们就可以看出照片的主题。在1~2秒钟内我们就可以完整地感知一张中等复杂的照片,然而在相同的时间内我们却只能阅读5~6个单词。也就是说,在相同的时间内我们能接受的图像信息比文字信息要多。

这一过程还取决于观赏者掌握的知识、养成的习惯,以及之前看过哪些照片。对于照片中的昆虫,生物学家会明显比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发现得快。作为摄影者,你可以通过不同的构图方式使观赏者更容易或更难辨认并理解照片的主题。

我们从此照片中看到的内容与我们的感知模式不同:房间的框架是水平和垂直的,我们所期待的是房间里面的人也笔直地站立着。然而他却以一个我们认为他一定会摔倒的角度倾斜站立着。即使你亲自经历过飞机飞行时出现的倾斜或是在拍摄中故意将相机倾斜的情况,也很难去调整自己固有的理解模式。

在欣赏一张照片时,观赏者第一眼会看哪里取决于很多因素:人物、面孔,尤其是眼睛,都是吸引观赏者眼球的重点(左上)。当然,照片中突出的形状和颜色也能立即引起观赏者的注意,如青绿色湖水前生锈的系缆柱(右上)。如果照片的主题非常均匀且没有突出的对比,那么通常情况下观赏者就会自左往右地观看照片,这时其视线会呈斜线移动(左下)。在非常明亮的照片中,几个暗点会显得非常突出从而吸引观赏者的目光,就算照片的主体为信号色(如黄色)也是如此(右下)。

进入照片

在我们的潜意识对一幅照片进行评价、整体感知和研究时,我们对这幅照片有意识地研究和解密过程也会逐渐完成。从哪个切入点进入照片,对每张照片来说都是不一样的,但总有一些相同的因素会促进或迫使我们进入照片。

如果一幅照片没有特别抢眼的地方,而只是作为一个面被感知,观赏者就会按照自己阅读时习惯的方向来研究照片。通常情况下,观赏者欣赏照片时会从左上角开始,随后视线会向右移动,然后会回到左下角,之后再向右下角移动。如果照片中的某个点非常引人注目,那么观赏者的目光就会立即定格在这一点上。

这纯粹是由照片的形式造成的:一般情况下,照片中白色区域或是很亮的地方总是特别能吸引观赏者的目光。与之不同的是,在高调照片中(参阅后面内容)却是其中很少出现的暗区会首先吸引观赏者的目光。除此之外,颜色也能吸引目光。越明亮越饱和的色彩,其吸引力就越强。作用最强的是霓虹色,在任何的饱和度下,红色和黄色的信号色与绿色、蓝色或紫色相比总能引起更多的注意(参阅后面内容)。

当我们看一些景深较浅且非常模糊的照片时,我们的目光立刻会跳至清晰的图像元素上(参阅后面内容)。在一些尺寸较小的照片中,某些几何图形(参阅后面内容),尤其是圆形,同样也很引人注目。总之,一个单独的、尽可能小的点或面要与其周围的环境和图像的其余部分形成尽可能强烈的对比(参阅后面内容),才能在画面构成中成为吸引眼球的元素。

另外,还有一些照片内容,我们总是会不自觉地关注它们,因为根据经验,我们期待这些内容中会有最多或者最重要的照片信息。例如,在风景画、城市景观或者其他景致中,我们的视线总会先被一个或者多个人吸引,因为作为社会成员的我们会对其他人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在看到我们熟悉或是在我们身边经常出现的人的时候。人物塑造得越明显,这种兴趣就越会转移到人物的面孔或是停留在他的眼睛上,照片中人物的眼睛在可辨认的情况下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观赏者的目光。

照片中的视线移动

当观赏者的目光注视着照片时,他的目光并不会均匀地移动,而是会不规律地、跳跃性地移动。视线会由某一个图像元素迅速或缓慢地跳至其他图像元素上——经常会沿着线条移动(参阅后面内容),或是被其他点所吸引。当观赏者的目光停留在某些视觉点上,然后扫过其周围的一小部分区域,再跳至或停留在其他图像元素上时,这一过程中他的视线的跳跃和停留分别被称为扫视和注视。

摄影者的目标通常是使照片尽可能久地吸引观赏者的注意,并使其能够深入细致地研究该照片。除了吸引人的主题外,在构图方面完整的视线引导(参阅后面内容)尤其有效。作为摄影者的你可以通过图像区域(参阅后面内容)和视角(参阅后面内容)来决定观赏者的视线应该停留在照片的哪一部分,以及观赏者的眼神应该沿着怎样的线条在照片中移动,这有助于观赏者对照片的感知。这样观赏者就可以更好更快地领悟照片的内涵并愿意继续观察照片,从而对其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处理。

通过特殊的设备,我们可以对观赏者欣赏照片时视线移动的过程进行跟踪。这一过程并不是均匀进行的,而是会从一个锚点跳跃到另一个锚点。某一时刻,观赏者的视线会停留在一个固定的点上,之后便会移动到下一个注视点。

精神上的加工

当你确定了照片的主题之后,大脑的思维运转便正式开始了。在实现下一步的记忆存储之前,大脑会将照片内容与充满你个人情绪的联想联系在一起,这些联想可能符合主题,也可能不符合主题。人们通过这种方式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图像,同时感知模式也得以加强、补充或是改变。

观赏者能够从一幅照片中获得什么、如何评价一幅照片以及他在看到一幅照片后会联想到什么,取决于很多因素。这不仅与观赏者的性格有关,也会受到其观看照片时的环境的影响。以下几点虽然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但一定是最重要的。

一个人喜欢什么样的照片取决于其自身对主题、构图和某种摄影技术的喜好。很少受到传统文化影响的观赏者会喜欢倾斜的地平线,还有少数人会喜欢人物脸部的极端切割(位于左右两边的两张照片)。性感女性的腿或是时尚动感的迷你车的顶部也能引起人们的兴趣,但不是人人都如此(位于中间的两张照片)。

首先,观赏者的个人喜好可以涉及照片的各个领域:

一方面是照片的内容,观赏者或多或少会对此感兴趣,也或多或少会喜欢其中的某些内容。例如,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建筑、花卉或者蜻蜓的照片有同样的兴趣。然而有些特定的主题,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具有较高的关注价值的,如人类或危险的动物。其中,观赏者对主题感兴趣的程度也有关系。科学家们区分并比较了参与和投入这两个概念,即一般而被动的兴趣与主动的探索和研究。当我想买一辆车时,比起我只是一般喜欢汽车,或是我只想骑自行车的情况,在浏览一些关于车的照片时我会更加专注。自己孩子的照片对我们来说比完全陌生的儿童照片更有意义。

即使某种特定的构图形式会对大多数人产生相同或相似的影响,也不意味着所有观赏者都会喜欢这种构图方式。有些人可能喜欢图像中元素被大幅度地裁切,有些人则不喜欢。相同的情况也适用于强烈的色彩、倾斜的线条或均匀的光线。一个人的个人品位可以通过他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各种照片塑造出来。

当然,不同的人也会喜欢不同的摄影技术或后期处理技术。如果我在拍照时会采用高动态范围(HDR)图像技术、全景镜头或者3D摄影手法,那么我就会对采用相关技术拍摄的照片格外感兴趣。或者有的观赏者喜欢使用长焦镜头,也有的观赏者则倾向于使用广角镜头。

一个人是否能理解一幅照片,还取决于他作为某个社会群体或阶层成员所掌握的知识:

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的每一个粉丝都能立即理解这张照片的含义(左上)。对亚洲文化有一些了解的人看到这张照片可能想到某种象形文字,而一位园丁则会想到某种蠹虫(左下)。要理解右边两张照片,则必须了解艺术家昆特·德姆尼西(Gunter Demnig)的雕塑风格(右上),同时还要了解维也纳的斯蒂芬大教堂(Wiener Stephansdom)(右下)。

其次,除了个人品位以外还有一些因素会关系到一个人在社会中的归属,这些因素会被群体中的大部分人接受:

一个人属于哪个特定的社会群体,常常会直接影响他喜欢哪些主题和图像语言。如果照片中间有一只在夜幕下张着嘴鸣叫的鹿,六十几岁的老人肯定会比十几岁的少年更喜欢这幅照片。正因如此,改编自漫画的电影《罪恶之城》更受动漫迷和科幻迷的欢迎,而不是魔幻迷。

所有的文化都有共同点。例如,人们在阅读时所采取的阅读方式会使其习惯这个方向上的运动,如果运动方向相反,他们就会感到不自然(参阅后面内容)。然而某些颜色和颜色组合(参阅后面内容)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则取决于我们生活在哪里。我们认为,很平常的德国大城市中的日常生活场景,对一个亚洲稻农来说肯定是陌生的、超现实的。相反,关于非洲沙漠、热带雨林或者中国渔村的照片,对德国人来说充满了异国情调和未知的魅力。

作为摄影者,所有这些观赏者的个人喜好,你在照片构图时都可以有意识或本能地考虑一下。这样,你拍摄的照片就更易引发观赏者特定的想法和感想,从而达到某种特定的效果。如果你的照片是要服务于某些特定的目标群体,这种方法就非常重要——例如在广告或静物摄影中。

总会有这样的情况,一些自由职业的摄影者会将某些图片共享网站的点击量作为其图像选择和图像语言的目标,但如果你主要是想为自己拍摄,你可以只考虑自己的个人品位,它可能符合一些观赏者的品位——但也可能不符合。

照片的作用

观赏者看到照片后所引发的联想,清楚地解释了照片为什么会对人产生情绪化和非理性的影响。此外,其他一些因素也会对人造成这种影响。因为人的大脑中有所谓的镜像神经元,它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看到的东西。当我们看到一个人在哭的时候,我们自己也会感到压抑和痛苦。这种感同身受的情绪波动和痛苦,都是由我们的所见引起的。这种现象也会出现在我们欣赏照片的时候,尤其是那些富有人类情感的照片。

然而照片能够有针对性地引发观赏者的感觉,不仅仅是由于观赏者自身的同感能力,拍摄主题的选择、构图方式、拍摄技术和后期处理都会对人的情绪产生影响。在改变观赏者对主题的情感态度方面,摄影者能够使用恰当的图像去影响其情绪甚至是态度。如果在我们无意识的感知阶段,照片就已经发挥了它的作用,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时候对观赏者的情绪和态度的影响效果更好,也更容易。照片的作用是我们无法摆脱或抗拒的,这一特点不仅被人们充分运用于广告中,在政治经济中人们也日益重视自己的员工和某个事件所展现的形象。

由于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人类会有非常奇特的感触:当我们看到另一个人处于某种情绪时,我们自身也会被感染。这种同感甚至会延伸到摄影中,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通过在照片中表现真实的感情来感染观赏者。

心理图像的储存

在观赏者将照片与自己的联想联系在一起之后,会将这两者储存,从而产生一定的心理图像——视觉和情感的结合,这时观赏者会集中精力并处于刺激状态中。与阅读文本的情况相比,照片和联想的信息都可以更好地被加工和储存。因此,照片不仅能够比文本储存得更好更快,而且会被记忆得更清晰、更持久。主题表现得越具体,存储效果就越好。

令人兴奋的是,在储存图像时大脑的两个半球都处于活跃状态,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在此过程中大脑对图像进行了双重储存:右脑习惯性地将照片存储为图像,当然也可将其调出。同时左脑将照片作为语言代码储存,使其成为可使用的、抽象的、具有象征性的语言描述。这种双重储存机制导致图像的再识别价值要远远高于其他的感知和回忆功能。

1.3 有针对性的构图

现在,我们要从照片的感知过程再回到摄影的过程,来看看作为摄影者的我们让自己拍摄的照片发挥了什么作用,以及我们是如何有针对性地利用和控制这种作用的。当然,一些随机的、无计划的抓拍照片也会对观赏者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在本书中我们只想介绍有意识的摄影。要学习怎么实现目标,首先我们必须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总之,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

每位摄影者的目标,即计划拍摄的照片效果都是不同的。摄影者的个人动机决定了其拿起相机去拍摄的行为。因此,我们会为了更好地理解摄影去洞察摄影者拍摄的动机。这也表明,你通过一张照片可以实现许多完全不同的目标。

动机

每位摄影者都有自己的拍摄动机。有些人对摄影技术感兴趣,有些人想把自己喜欢的主题展示给尽可能多的人。有些人摄影是为了与陌生人建立联系,有些人摄影是为数码编辑获取图像材料,以创造自己的世界。有些人摄影只是为了自己,有些人摄影是为了将照片展示在互联网上,还有些人摄影是为了挣钱。对某些人来说,摄影是一种很好的消遣方式,对另一些人可能就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激情。有些人将摄影看做是能够疗伤的工作,也有些人想通过摄影来尽情享受生活。有些人想通过相机创作艺术,有些人则想用相机来写日志或记事。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摄影者的第一动机是留住自己的回忆并与不在场的人分享生活中的那些特别时刻。

拍摄照片的动机并不总是以摄影者本身为出发点的,尤其是在婚礼、婴儿、家庭这样的主题中,摄影者常常需要通过照片反映被摄者的拍摄动机。也就是说,被拍者的动机变为了摄影者的动机,摄影者在拍摄时要遵从被摄者的想法和意愿。

这两张照片主题都是休假,然而它们是根据完全不同的意图和要求拍摄的:左边的照片是非常简单的记忆印象,塑造了一个可爱而有趣的场景。右边的照片则象征性、抽象化地再现了海滩度假的主题,可以用于广告中。

你不妨拿出一点儿时间考虑一下,你最初为什么开始摄影,并检查一下这些最初动机是否一直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否加入了其他动机或者你的摄影动机是否已经完全改变。你必须坦诚地面对自己,因为对自己摄影动机的了解不仅会帮助你更好地、更有针对性地致力于摄影事业,从而推动你的事业发展,还能帮助你克服很多摄影者都会遇到的创作瓶颈。

主题

正如摄影的动机不尽相同一样,摄影者拍摄时寻找的主题也截然不同。对所有我们认为有拍摄价值的事物进行列举或分类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即使是经典的照片种类也只能包含所有可拍摄图像内容的部分片段。每位摄影者都会根据自己的方式选择拍摄主题,并且会通过互联网在某个地方甚至是世界各地寻找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然而我们不应该犯一些概念上的错误,不能仅仅因为某个主题吸引了自己(或其他几个人)就相信所有人都会对这个主题感兴趣。但是,由于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取悦所有的人,所以你不妨听从维也纳摄影师莉塞特·莫德尔(Lisette.Model)的建议:“永远不要去拍摄连你自己都不感兴趣的东西!”因为如果你对某个主题感兴趣,你就会更加投入——会寻找一个令人激动的方面将照片塑造得有特色,其中也讲述了摄影者自己的故事。

与讲故事等交流方式相比,照片究竟是以怎样独特的视觉方式与人进行交流的呢?与小说或电影相同,照片讲述的主题通常也可以包含几个方面:一方面是作者在照片中真实塑造的内容,例如两个人正在对望的场景。另一方面则涉及情节、人物之间的关系、图像元素之间的合作与对立。还是之前的例子——两个人对望,照片还能够将两人含情脉脉的目光表现出来。此外,还有作者通过照片想要传达的感情及其所引发的观赏者的感受——例如悲伤地回忆起自己的初恋。所有这些都是同一主题的不同方面,它们都存在于照片内容中,有时强烈且容易辨别,有时则柔和且不易辨别。

然而作为摄影者的你在选择主题时总要突破一些限制。即使照片本身常常具有一些较强的象征意义,但它还是无法显示抽象的东西,因为我们拍摄的所有景物都是具体的。例如,爱情这种抽象的关系是我们无法用照片描绘出来的,我们所能展示的只是两颗相爱的心或一对相爱的情侣。

此外,照片还无法表达否定。用语言说“两人不相爱”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照片只能肯定地表达另一个事实,例如通过两个人怒视着对方来表达。在这一点上,照片与人类语言的抽象象征有着本质的差别。

有很多截然不同的主题,例如同样是拍人,这两张照片所表现出的却分别是情色和时尚。表达主题的形式也常常会显示更多有关摄影者的信息。

愿望和现实

在交流中,双方所说的内容必须让对方理解。然而很多时候,每个人真正想表达的并不总是别人理解的那样。摄影语言也需要摄影者和观赏者双方互相理解,以达到理想的效果。有一点很明确,愿望并不等同于预期目标——并不是所有我看到的东西都能被拍摄下来,也并不是所有我想表达的东西都存在于照片中。因为与我们的语言表达和亲眼所见不同,摄影具有其自身独特的特点,所以我们才会尝试运用不同的构图方式将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可能地)翻译为图像语言。

使用目的和目标

正如语言会被用于多种多样的场合一样,照片也不例外。照片可以用于传达信息、分享知识、记录现状、保留精彩瞬间和回忆、唤起情感、改变态度和价值观,以及有针对性地影响观赏者等方面。或许照片还应起到激起人的兴趣或恐惧,塑造、改变或加强某种形象,描述事实或创造新的事实的作用。此外,它们还可以讲述故事、唤起信任、传达自己的感受、实现定位、完成识别、引发联想、娱乐观赏者或为观赏者理清关系、影响观赏者或刺激观赏者。根据你运用照片的不同地点、方式及目的,其作用也是不同的。

并不是每一张照片都与摄影者想象的一样。拍摄这张照片时,科拉一直在等右下角的两个人影到达理想的位置。然而最终的成像效果并不像她预想的那样——这两个人影很难辨认。

但是无论照片的作用是什么,它们总有相同的一方面:即吸引观赏者的注意力、激发观赏者的兴趣,使其能够尽可能长时间地感知照片,从而使照片发挥一定的作用。

一张照片既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糟糕的;既可以很合适,也可以不合适。这要看它用于什么目的。作为比萨店的宣传广告,左边这张照片明显不合适,但是如果将其作为车站餐厅的报道插图的话就很合适。右边的照片可以作为阅读书籍的广告,但如果将其作为时尚服装的宣传图片则不合适,因为在这个姿势下我们无法看清楚衣服的样子。

构图作为实现目的的形式

与技术一样,构图在摄影中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目的。构图应始终基于图像内容并服务于图像信息,以使其容易被观赏者理解。从这个意义上说,构图只是一种通过协调的方式讲述摄影者的思想、感情和故事的工具。它有点儿像语言:当我们学习一门语言(外语)时,首先要从词汇和语法学起,这在摄影中对应着摄影技术。随后,我们就会开始尝试朗读完整的句子并学习准确的发音,这在摄影中类似于构图。我们当然需要通过词汇和语法来理解句子,但我们也需要一定的口语练习以和其他人进行对话。当我们用该语言与他人进行对话或是借助其进一步了解与之相关的文化时,我们会感到自己之前所付出的努力极具价值和意义。

通过语言可以完成很多不同的事情:语言可以用于短信、诗歌、小说或电话簿以及专业书籍的编写、广告语和品牌名称的拟定;可以用于讨论天气、健康或者政治;可以用于男女间的求爱;可以用于创建文化、成立组织甚至推翻不合理的政权……这只是语言的一部分作用。照片也有着相同的多样性、普遍性和威力。当然这种威力首先表现在摄影者所要塑造的主题上,要想发挥照片的最佳作用,必须有与之相符的构图。因此,一种构图方式不一定非得令人喜欢,但必须符合摄影者预期的目的。

作为摄影者,你会有意无意地在自己的照片中展示现实的方方面面,对于所有可能的构图方式也是如此。这样你就可以控制观赏者观看照片的方式,并将自己的观点传递给观赏者。作为摄影者,你一定很想用照片去吸引观赏者的注意力,并想自觉或不自觉地对其造成一定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了解你在拍摄时有哪些构图方式可以使用,如何将其运用在拍摄中,以及它们会怎样对观赏者造成影响,都是非常有用的。

这也正是本书会涉及的内容。

相同的主题、相同的感光度、相同的相机——然而只要出于不同的目的,就会拍摄出完全不同的照片。左边照片中花朵的多种颜色和多角平面被生动、动态地转化了,而右边的照片中只选取了花朵的一部分,以强调线条的方式展示花朵的特点。

你在本书中能够了解到的知识……

有些构图方式可以影响照片最终的成像效果。每种单独的构图方式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例如竖幅和横幅格式、红色调和蓝色调。在其他因素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每种不同的表现形式都会对照片或者观赏者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然,这种假设有点儿理想化,因为在拍摄时我们不太可能只改变构图方式而保证其他因素绝对相同。但是通过这个假设,我们可以将某种特定构图方式的作用及其对照片总体效果的影响解释得更清楚、更容易让人理解(参阅后面内容)。

当然,这种机制不会以同样的方式作用于所有的人,因为会有许多不同的影响因素会让照片的最终效果发生不同的改变。但是在文化界,在一个特定的社会群体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准确地感受到这种效果。有些效果是与文化相关的——比如颜色,有些效果是与人类的生理基础相关的——比如画面格式。通常说来,前者在人与人之间造成的差异性更大。

在这些限制因素范围内,我们可以说横幅的效果是平静的,而竖幅的效果是动态的;红色的效果是温暖的,而蓝色的效果是寒冷的。这些效果关系适用于所有的照片——既包括有针对性构图的照片,也包括没有计划的抓拍。一些构图方式总有另一种表现,即无序、混乱或者不完善的样子,对此我们在第一章中没有进行详细研究,因为我们更希望为你介绍有意识、有针对性的构图。

在此基础上,我们在之后的6个章节中介绍了各种不同的构图方式,并列举了其可能的表现形式和效果。在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解释采用哪些技术手段可以控制这些表现形式和效果。我们不仅展示了实例照片,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探讨了某些特定摄影流派的特殊情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将重点放在摄影构图的基本组成部分上。

然后我们会将这些放到一张单独的照片中,探讨作为它的总体效果的“图像语言”,以及一些附加影响因素,如照片被展示的形式和环境。构图的其他方面,如对照片的分析和评价以及对照片进行批判性的选择,也使这本书的内容能够变得更加完善。

许多观赏者可能都会抗拒类似的照片:怎么可以将人的头裁掉呢?然而这张照片的主题并不是人,而是他的动作——很随意地拔枪。虽然我们无法看到这个人的面孔,但这样一来,整张照片的主题就会更集中且更具普遍性。

你在本书中无法了解到的知识……

你在本书中无法找到的内容之一就是“构图规则”,这一概念总是会在摄影者之间的争论和对话中出现,也会在摄影文学中出现——大多数时候与打破这些规则的要求联系在一起。事实上除了根本不存在这些可疑的“规则”外,这个概念的背后还存在着错误的假设,即如果人们遵守这些规则,就能拍摄出优秀的照片。这种硬性的规定根本不可能适用于所有的照片。你可以想一下:在一篇新闻稿中,将最重要的和最新的内容放在文稿的最开始是很有意义的。然而在侦探小说中,这却是最愚蠢的做法,这样会将读者的好奇心立即打消得干干净净。一张照片是否“优秀”或者更确切的说法是是否“合适”,我们可以根据其特定的使用目的或者某人的个人品位来评价。关于这方面,我们会在第9章中给出详细解释(参阅后面内容)。

相反,在本书中我们主要会去关注很多单独的效果及其之间的关系,此外还会介绍构图的复杂性、多样性和相互依赖性。我们不会对你说:“你这样做就能拍出优秀的照片”或者“如果你这样做,就会有这样的作用”。什么才是适合你的拍摄理念,我们将其交由你自己决定。

当然,这种学习方式显然很复杂,所以如果你想尽可能地运用所有的构图方式,那你就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掌握它们。这样做能够让你理解构图效果之间复杂的关系及这些关系构成的多面的网络,你可以通过这个网络在拍摄时完成构图,使你拍摄的照片符合主题,同时也符合你预期的效果。这方面的知识不仅会为你在摄影时提供很好的帮助,还能为你在图像选择、有针对性的分析和对照片的客观评价以及关于摄影的谈话时提供帮助。

“人们从来不会用广角镜头拍摄肖像”以及“人们绝不会将主题放在图片的中心”只是人们常常见到或听说的所谓构图“规则”中的两条。然而,有很多照片虽然违反了或正因为违反了这些所谓的“规则”,才显得很有趣、很有吸引力。

与其遵守那些专断的硬性规定,了解构图方式和其效果之间的关系并根据相应的主题去应用它们会显得更有意义。当然这很复杂,也没那么容易掌握,但是这样做之后你会有更多可采用的构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