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和500名摄影师一起拍摄,却仍能来点儿不一样的东西,就应该满足了。

——美国摄影记者,大卫·伯内特(David Burnett)

立足点、视角、角度——这些来自构图领域的概念也常常出现在日常用语中。无论是在摄影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些词都是在说人们“从哪个点出发看事物”——这种构图方式的强大、变化多端和激动人心之处都在于此。在其他的构图方式中,摄影者的主观视角和创造力不会表达得如此淋漓尽致。

立足点这个概念除了其字面含义之外,还包含着摄影者的拍摄态度:拍摄时他是站在所有人都会选择的位置,还是寻找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位置?他会呈现从这一立足点能看到的所有内容,还是会以一种全新的、不同寻常的视角来塑造一个大家熟悉的主题?所谓摄影的眼光,其特性与这一构图方式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这不是摄影者与生俱来的能力,而是通过大量实践获得的。

在观看之后就是成像,而这就涉及摄影者如何掌握并有针对性地使用镜头。通过这种技术手段的辅助,我们的眼光也得到了限制和扩展。当然,我们可以只是在光学允许的情况下,将我们看到的内容记录在一张照片中。然而不同的焦距既可以极大地扩展我们的视角,也可以精确地模拟它。所以这取决于我们有创造性、有目的并尽可能符合主题地发挥镜头的独特性和成像特点。

4.1 相机位置

通过选择相机位置,摄影者能够确定相机与拍摄主题之间的关系。你所选择的现实中一个非常主观、特殊的部分,就是观赏者会在你拍摄的照片中看到的内容。当你确定相机位置时,你应该考虑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第一是空间内图像元素的布局,第二是拍摄高度。

位置的选择

没有人能告诉你拍摄时合适的相机位置应该在哪里,因为这方面并不存在所谓的规定或准则。你必须自己决定,你在取景器中看到的内容能否被塑造成一张足够好的照片。但是我们建议你不要着急,最好能在拍摄前多多尝试不同的拍摄角度。不要认为第一个好的相机位置就是理想的,而是要让自己尽可能参与到主题中去,不断扩大或缩小你与主题之间的距离,并尝试从所有可能的角度去观察它。有时只需要移动几厘米就能将一张勉强还可以的照片变成一张经过精心构图的照片,然后当你再勇敢地向旁边迈出几步后,你就能够赋予所谓的标准图像一个全新的主题。如果你仅仅满足于第一印象,那你可能永远都无法发现这一点。

在拍摄时,如果你尝试着改变自己的位置,就可以非常容易地拍摄出引人注目的精彩照片。选择一些不同寻常的相机位置就可以为观赏者呈现一些他从未见过的场景——在现实中谁会趴在地上观看这样的场景呢?

特别是在运用变焦镜头拍摄时,你应迫使自己不要只依赖于变焦功能,还要通过自身的移动去寻找拍摄主题的合适位置。因为变焦拍摄的方便性和简便性会使摄影者更多的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被动地去改变图像区域,而不是主动改变。在拍摄时,你应该选择一个合适的焦距,然后通过自己的移动寻找完美的拍摄角度——之后也可以再通过变焦镜头对其进行细微调整。

为了找到适合照片构思的视角,你应该尽可能深入地研究主题。拿出一些时间围着主题转转、蹲下或将相机举过头顶——变换不同的视角并观察其效果。

在确定自己的立足点和相机位置后,你首先要大致确定自己到底想拍什么、想从哪个方向拍、在光线射入方面什么会影响到照片最终的成像效果(参阅后面内容)。其次,你还需要决定很多小细节,这些细节对有趣和有针对性的构图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你越是有意地去选择相机位置,把同一个或类似的主题拍摄出越多的变化,就能越快地训练自己的眼光,这样就能准确地察觉到最细微的移动,从而培养自己观看主题的“心眼”。

图像元素距离相机越近,它在图像中的成像就越大。聚合线就是以这种方式形成的:上下等粗的树干被塑造得上细下粗,相互倾斜的线条形成了一个梯形。

大小比例

通过调整相机与拍摄主题之间的距离,我们可以改变图像中几个独立元素的大小比例。相机距离图像元素越近,其成像就越大。与较大的图像元素相比,较小的图像元素的作用是次要的。较大的甚至是填满景框的成像能够更加突出主题,图像元素的成像大小是用来整理图像、分配元素比重的一种构图方式。与主题距离的变化主要在较短距离的情况下发挥作用——较远的图像元素在经过同样的移动后成像尺寸不会有很大的变化。另外,焦距的选择和相应的像场角也会影响图像元素的大小比例,对此我们将在下文中作出详细解释(参阅后面内容)。

黑色的背景使照片缺少空间上的纵深感,通过侧光只能对其进行部分弥补(左)。而通过花朵的重叠,照片中就形成了一个明显的梯度,由此照片也就具备了三个维度。

布局与重叠

拍摄时,摄影者尝试在水平方向改变自己的立足点,决定着他能将哪些图像元素摄入照片,以及这些元素在图像中是相邻的还是互相重叠的。完整显示或者未被遮盖的图像元素在照片中可以不借助其他方式就显得更加明显、更加清楚。明确界定的区域会使照片看起来更整洁、更真实、更平静,并能够产生一种明了感和距离感。通过相机的横向位移,独立的几个元素可以从视觉上被分开,就好像被有意放置成那样似的。

当然,你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简单地实现不同主题区域的重叠。这样一来,被遮盖的、只能看到部分的元素的突出性就会降低,因为它们是出现在背景中的。被覆盖的图像区域越多、构成的平面越多,照片的总体效果就越不平静、越困惑、越混乱,但是其三维效果就越强烈。

重叠的面积可以很大,以至于单个图像元素很难被辨认出来,这样会使观赏者感到混乱,因为人们总是想完全理解自己从照片中看到的东西。如果干扰因素完全被较大元素所覆盖,那么照片的欣赏价值就会有所提升。

拍摄高度和透视

除了横向移动的方式之外,你也可以采用纵向移动的方式——通过下蹲、躺在地上、将相机举过头顶以及站在椅子上、梯子上或者更高的辅助工具上。如果你的相机具有可旋转屏幕和实时查看功能,你就可以舒服而有针对性地选择图像区域。

随着拍摄高度的改变,相机与主题之间的角度也会发生改变——水平面可以通过由下向上的仰视角度变小,也可以通过由上向下的俯视角度变大,在此过程中图像元素也会在角度的变化中发生变形。通常有三种不同的拍摄角度:平视、俯视和仰视。其实这些概念具有一定的误导性,我们不是简单地让相机处于我们平视的高度或者让其处于比这种高度更低或更高的位置,拍摄时我们还要考虑主题的大小。角度不是一个绝对值,而是相机与主题之间的一种相对关系。例如,将相机贴近地面拍摄就是我们俗称的仰视。虽然在这个位置上可以把一个人拍得高高在上,但对一只蚂蚁来说它仍处在相机的下方,而在这个高度上拍摄一个蘑菇时又是平视了。所以角度不只是指相机的位置,还关系到相机与主题之间的关系,但是我们在下文中仍会使用平视、俯视和仰视的概念。我们要从相机(也就是观赏者)的位置和视角出发,而不是从位于反方向的主题的角度出发。

图4.1 拍摄高度其实就是一个数值,它本身几乎没有什么说服力。只有当我们将它与我们所要拍摄的主题联系起来时,它才具有意义——关系到视角、相机(或观赏者)与主题之间的关系。在拍摄小兔子时,较低的拍摄视角也能拍出普通视图。同样,从较高的视角拍摄长颈鹿也是如此。

平视

平视是指直接、对等的观看角度。采用这种拍摄角度,摄影者可以在与主题相同的高度上观看一个完整的主题或是与主题相关的某个部分。比如,当你直视一个人时,你就是在平视对方,而你看这个人的脚部的视线则是俯视。

“平视待人”是我们日常用语中常说的一个词语。从摄影角度来说,它解释了平视的真正意思:相机与主题处于同一高度。

如果你使用这种视角拍摄处于平视高度的主题,照片会产生一种非常熟悉、常见、平静而有说服力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拍摄视角又会使有些主题很快就显得无聊而单调。其实很多时候摄影者选择这种拍摄角度时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

平视角度不一定就是塑造人们熟悉的景象。当你在平视高度拍摄非常低或非常高的主题时,这一视图就会令人感到陌生,从而为观赏者带来一种特别的、崭新的视角。这样的照片看起来很刺激,也因此更引人注目。

然而对那些原本就高于或低于我们平视高度的某些主题来说,采用平视可以为观赏者呈现一种新的视角:如果你从平视的高度拍摄一些较小的或者较大的主题,你会发现照片极具趣味——这样拍摄的儿童照或者宠物照会变得更加有趣。对于那些我们只能从下往上看的主题,如长颈鹿,如果你用平视角度拍摄,就会产生观赏者所期望的有趣的效果。

这一效果会迫使观赏者从平视的高度去欣赏照片的主题,从而也会使其平等地看待这些主题。

俯视

当你站在高处拍摄某个主题时,你所拍摄的主题会从视觉上变小,同时观赏者也会被迫站到一个特定位置向下俯视照片的主题。这样一来,图像元素就会发生变形,且看起来很小、很无力、很微弱并受到威胁。但我们同时也要注意,俯视角度可以改变图像元素的比例,尤其是运用广角镜头拍摄时。在人物肖像的俯视照片中,模特的额头会变得非常大并会分散观赏者的注意。

俯视同时还能呈现场景的概貌,即场景中包含哪些元素以及这些元素是如何布局的。因此,通过俯视图可以将图像中的关系明确化或是将复杂的关系简单化。

对于有些主题,仅仅通过俯视就可以将其塑造为“眼球捕手”。对一名飞行员来说,从上方俯视整座城市是很常见的事情,然而对普通人来说这一视角却是非常新颖并值得一看的。当然,对于较小的主题就不同了,因为我们对这些视角已经非常熟悉,相应的它们也无法令我们感到兴奋。

如果照片是由上向下直接拍摄的——我们很少或只在涉及较小主题时才会见到这种视角,这种不寻常的新角度很快就会吸引我们的注意。然而,直接的俯视图会令我们很难辨认照片的主题、理解图像的内容,这就会导致图像元素抽象化和匿名化,尤其是涉及我们通常从未从上方看到过的较大主题时。这样照片就很容易地形成了一个画谜,使得观赏者不得不通过更加深入地研究来理解其中的内容。如果照片最终的成像效果在观赏者看第一眼时就能唤醒其某种特殊的感知模式,那么这种效果就非常好,由此你就可以有意识地从视觉上迷惑观赏者。

只有那些比我们小的物体,我们才习惯从俯视的角度去看它们。主题越大、拍摄高度越高,这样的俯视角度就越不常见。从俯视的角度看秋千上的泰迪熊比看跳舞的女人更常见,然而从俯视的角度看一棵树或一个广场,能让我们发现其与众不同之处。

仰视

仰视与俯视是鲜明对立的,它会使主题处于更有力的、更强大、更主导的地位中,在欣赏类似照片时观赏者会感到自身更无力、更渺小、更受威胁。观赏者无法逃避这种效果,因为主题与观赏者之间的关系已经通过摄影最终确定了,无论观赏者怎么看待这张照片。

对于较大的主题,我们习惯于从下往上看——仰视的视角。而以仰视的角度看一个人或一朵花的情况并不常见,所以这样的照片会通过仰视变得更加有趣。

比人更大的主题在仰视图中是很普通,也是很常见的,然而和人一样大或者更小元素的仰视图则会产生非常引人注目的效果。拍摄时你要为之选取一个较低的拍摄角度,你可以通过下蹲、坐或躺在地上,然后将相机向上对准拍摄主题。在可旋转屏幕的帮助下,你可以更简单地把握这样的拍摄角度,但如果拍摄时你不想看取景器的话,那还需要经过一些练习。你可以尝试一下,比如使用相机的广角端,手动对焦在镜头的最小对焦距离上,沿着花坛移动。在画面中出现的再普通不过的水仙花——就像我们不久前在大街上见到的一样——突然就变成了“眼球捕手”。但是你也要注意,有时候仰视的视角会使照片内容更加难以理解,因为并不是每个主题在仰视图中都可被辨认或者看起来更好,比如鼻孔从下面看上去就非常没有吸引力。

在极端仰视照片中,混血小哈巴狗看起来像是一种很大、很危险的狗,人们根本不敢去招惹它。即使我们知道现实中它的高度甚至还达不到我们膝盖处,但是我们的大脑仍然逃避不了照片的这一效果。

除了极端情况,仰视角度和俯视角度中的细微移动都会在观赏者和主题的关系上产生变化,而这种关系通常是观赏者在无意识间感知到的。即使非常小的角度改变也能将观赏者置于主题下方或上方的位置,尤其在人像摄影中这种效果会更强烈,因为这些效果都是潜意识形成的,不能用意识去理性地对待它们。

因此求职照片应该以一种微微仰视的方式拍摄,这样会比常规的平视要好一些,因为这样的角度会以微妙的方式让被拍摄者变得更加自信,从而不会被轻视。

尤其是在人像摄影中,轻微的仰视(左)或俯视(右)能够产生一定的优势或劣势效果。虽然这些仅仅是非常细微的差别,但是它们会对照片的观赏者产生完全不同的潜意识影响。

4.2 镜头特性

除了立足点和相机位置的选择,镜头的选择也对最终的图像区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不同的镜头可以产生不同的像场角。另外,不同的焦距也会给最终的照片带来各具特色的成像特征,这可以影响整张照片的构图,从而控制和影响观赏者对照片的认知。

基础

镜头将射入的光线进行整合、加工,然后在传感器(或者胶片)上形成圆形的、倒立的现实的成像。矩形的传感器会对这一圆形的图像进行裁切,于是就形成了典型的画面格式(参阅前面内容)。镜头既可以与相机固定在一起,又可以随意更换,这就为摄影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镜头基本可以分为变焦镜头和定焦镜头,根据不同的焦距范围它又可以分为广角镜头、标准镜头、长焦镜头,这些镜头具有不同的性能并能适合特定的拍摄目的(参阅后面内容)。

拍摄每个场景都有专门的镜头。例如拍摄动物时,我们要和它们保持一段警戒距离,以防吓走它们。这时就要选用长焦镜头,因为即使隔着较远的距离也能清晰地捕捉到动物的身影。

镜头的名称分类是根据其焦距或者说焦距范围,以及光圈或者说光圈范围划分的。“焦距范围”的说法涉及的是变焦镜头,但是我们在下文中将会集中介绍定焦,因为这样解释会更容易、更清楚,而且有了关于定焦的明确理解之后,你在拍摄时就能够将其直接运用于变焦镜头中,无需进一步的补充知识。

像场角

很遗憾,另一个与焦距和光圈同样重要,甚至比它们更重要的概念却没有它们一样知名,这就是像场角。根据不同的镜头焦距,相机可以获取或大或小的像场角。它连同相机与主题之间的距离一起影响着图像区域(参阅前面内容),且该像场角外的所有内容都不会出现在照片上。在相机位置不变的情况下,像场角越小,图像区域就越紧凑;像场角越大,图像区域就越宽松。相反,在图像区域不变的情况下,像场角越大,相机距离主题就越近,这时你必须用较小的像场角来扩大相机与主题之间的距离。像场角不仅对图像中的“数量”非常重要,还关系到摄影者自身与主题间的距离,通过距离的调节来实现全画面成像或者局部成像。

图4.2 图示中列出的焦距和像场角组合适用于全画幅格式的情况。焦距越大,像场角越小。

像场角和传感器大小

由于全画幅传感器的广泛应用,很多摄影者会在脑海中将焦距与某一特定的像场角联系在一起。比如,20mm的焦距恒定地代表一个宽的像场角(广角)。然而实际上,与像场角首先相关的并不是焦距,而是传感器或胶片格式的大小(准确地说,取决于传感器对角线的长度)——传感器越小,像场角也越小。听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在数码摄影中由于多种不同的传感器规格会突然变成一个问题,因为同样的焦距再也未必意味着同样的成像。不同相机和相机系统,决定了其像场角以及镜头所呈现的图像区域是不尽相同的。在所谓的全画幅的相机中,其像场角与35mm胶片的像场角是一样的。

左边的照片是用全画幅的相机和105mm的焦距拍摄出来的,右边的则是用裁切系数为1.6的相机拍摄的——拍摄焦距相同,由于传感器较小,图像区域显得更为紧凑。想要实现第一张照片中的图像区域,要么扩大相机与主题间的距离,要么将焦距减小到70mm。

考虑到可比性,并鉴于人们对于全画幅格式的熟悉,很多地方出现的焦距都是全画幅格式下的等效焦距,并有裁切系数作为换算工具,我们在此书中也遵循这一理念。

小型传感器构图

如果你所用的相机带有裁切系数,无论你的摄影技术如何,你都要了解,裁切系数下的像场角总是比全画幅格式下的要小。比如,裁切系数为1.7时,你使用(为全画幅相机制造的)50mm镜头所得到的像场角,相当于在全画幅相机中使用85mm的镜头所得到的像场角。这一结果实际上与局部放大类似,诸如变形、渐晕或者其他类似的镜头成像特征,往往在越靠近边缘的地方就越明显,而这些在缩小的像场角中几乎就看不到了。如果我们要用带有裁切系数的相机的50mm镜头去塑造全画幅相机的50mm镜头所塑造的图像区域,必须扩大相机与主题之间的距离。因为与长焦距相比,短焦距需要更近的拍摄距离才能获得同样的图像区域。

对于所有需要用焦距尽可能长的长焦镜头拍摄的主题和场景来说,带有裁切系数的相机能充分发挥其优势。通过较小的传感器,镜头的成像只有一部分被记录了下来,这就相当于更小的像场角。同时广角的独特效果就要打个折扣。对于适合用较短焦距拍摄的主题,全画幅格式较为适用。

在构图方面,带有裁切系数的相机需要较短的焦距来实现较大的像场角,这就给拍摄带来了一个很大的优势,传统的长焦镜头可以提供更加紧凑的像场角,这样可以很容易拍到更远距离外的物体。当你的拍摄风格、个人喜好以及你所喜欢的摄影类型需要用到长焦的焦距段时,或者当你喜欢使用较大的景深拍摄时,这样的相机尤其适用。

因此,全画幅相机尤其适用于经常运用广角拍摄的应用领域和摄影者。不过为裁切格式相机专门开发的广角镜头也变得日益强大而高效了。

焦距范围

区分不同的焦距范围是以标准焦距为基础的,而与摄影者使用的相机无关。标准焦距是指所产生的像场角(依赖于传感器尺寸)与人的视野相吻合,即人类无需转动头部和眼睛就能看到的视线范围,这是指大约45°角的范围。有些说法也将与传感器的对角线相吻合的焦距称为标准焦距,这与构图没有多大关系,不像我们肉眼的视野一样为我们所熟悉从而被我们看做“标准”。

在全画幅格式中,50mm的镜头能形成接近45°的像场角,并能够将广角焦距范围与长焦焦距范围分开。前者包括所有形成大像场角的短焦距,而形成小像场角的长焦距则属于长焦镜头(也叫远摄镜头)。

对传感器格式较小的相机来说,这一界线会向上浮动;对传感器格式较大的相机来说,这一界线会向下浮动。比如,裁切系数为1.7的相机能够在30mm焦距时形成我们肉眼熟悉的像场角。

人的视线包含45°的角度。所有以这个角度拍摄的照片对我们来说都很熟悉,正如上面的两张照片。这里需要其他的构图方式来吸引观赏者的注意。

标准镜头的效果

用标准镜头拍摄的照片由于与人的视野相符,所以看起来会让人觉得熟悉、协调、客观、真实且值得信赖。这样的照片不依赖于技术上的小手段和主观的视角,而是会传达一种真实的、有凭有据的感觉。因此,标准焦距尤其适用于(一般类型的)新闻摄影和一切记录形式的摄影。

全画幅格式的标准镜头,焦距为50mm,很可能被人错误地认为是“令人厌烦的”。然而不管使用哪种拍摄工具,你都能拍摄出激动人心的、安静的、非常主观的或是客观而翔实的照片。

作为入门镜头或者有意的技术限制,标准焦距把我们约束在了我们熟悉的视野中,这样一来照片的其他方面就会更加突出,其中包括技术的集中控制、安静的构图、图像内容的创造性布置。一些人会错误地认为用标准镜头拍摄的照片“很无聊”,其实不然,在观看主题时,它能为我们提供一种清晰的、纯真的视角。然而有一个非常流行的主题你不能用标准镜头拍摄,即近距离对人物脸部的特写。因为面对这个主题,我们在现实中通常会非常关注人物的眼睛——我们对人物脸部的感知方式与相机的不同。但是在用标准镜头拍摄的这种照片中,人物的脸部比例往往会失真——显得又平又宽,很不好看。

大像场角效果

大于人类视野的像场角可以在照片中呈现更多的内容——比我们不转动头部所感知到的内容要多。由于在同一区域突然要放置更多的图像元素,所以它们必须被缩小。广角镜头可以将远近不同的元素塑造得大小不一,从而实现这一点。距离相机很近的事物被塑造得比现实中大很多,较远的物体则比实际小很多。焦距越小、主题距离相机越近,这一效果就越明显。由此可以产生一些荒唐、可笑的变形(比如一个有着大鼻子和小耳朵的狗)或聚合线(参阅前面内容)效果。这样既可以在图像中塑造强烈的立体感,也可以形成非常主观、不自然甚至是超现实的图像效果。

照片前景中强烈的变形非常明显。每个人都知道井盖的形状是圆的,并且知道倾斜地看它时它会变成什么样。然而照片中的成像与我们所熟悉的图像并不符,扭曲的成像以及图像元素不同的成像尺寸都是通过广角镜头实现的。

如果摄影者想要利用这一现象并想尽可能展现图像的主要主题,这一主题就会自动成为照片中的主导部分,并使观赏者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前景中的图像元素似乎完全包围着观赏者,它所产生的感觉是直接的、充满感情的,令人无法摆脱的。在某些主题中,这一效果还能令观赏者感到忧郁或是使其产生对距离的期望。

除了前景中的图像元素被放大之外,广角镜头还能在图像中产生更多的景深效果(参阅后面内容)。此外,你还可以轻易地实现内容上的主题定位,因为此时作为对比的周围环境也会被清晰地塑造出来。根据拍摄情形,由此可以形成一个大的故事背景,从而为观赏者提供大量额外的信息。只是高度复杂的关系和如此多的信息(一般只有在言语和电影中才可能)存在于同一张照片中的可能性较小。

然而我们必须注意的是,照片的背景中不应有干扰因素,即由于其自身的清晰度分散了观赏者对主要主题的注意(参阅前面内容)。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点,我们就能塑造多面的、引人注目并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照片的潜力可以通过扩大的像场角激发出来。

广角镜头可以使照片中的空间具有清晰的层次,由此突出照片的立体效果。前景中的图像元素被塑造得非常大,中景元素较小,背景则非常小。

此外,镜头的弧度会导致边缘区域的图像产生桶状变形,平行于图像边缘的线条会变成向外弯的弧线。当然,根据不同的焦距,该效果的影响程度也不同,因此有针对性地尝试使用不同的短焦距进行拍摄是值得的。由于不同的摄影类型,你可能感觉有些变形非常理想,而另外一些变形则会显得太小或者太大。在选择和应用广角镜头时应注意以下几点:

变形的人物和动物令人没有好感;

垂直的线条变为极端的聚合线;

在广阔的景象中,如果前景中没有有趣的元素常常会显得单调。

特别的鱼眼

极其大的像场角不再被称为广角,而是被称做鱼眼,因为它可以展现360°的视角。圆形鱼眼与对角线鱼眼是有区别的,只有后者才能填充整个图像区域,而圆形鱼眼可以在黑色区域中塑造圆形的图像。两者都具有非常明显、不同寻常以及抢眼的效果,这一效果是通过强烈的失真体现的。此效果虽然可以刺激观赏者,但它很快就会失效,当没有特别合适的主题与这一不寻常的格式相一致时,观赏者的视线很快就会离开照片。选择主题时要考虑到,在距离相机较近的情况下,即使是现实中很大的物体,在照片中的成像也会很小,有时甚至小到几乎无法辨认。同时水平线也会发生弯曲,导致整体的图像效果非常具有艺术性。同样,除了视觉上的愉悦和对现实充满讽刺和幽默的夸张描绘之外,它还能传达一种非常生动的、主观的情感。

鱼眼镜头的成像特征使其可以塑造出不自然的失真照片,并使照片具有高度的立体感。喜欢这类照片的人并不期望能从照片中看到现实,他们期望的是一种艺术性的、类似于漫画般的夸张描绘。

小像场角效果

如果图像中显示的内容比我们眼睛看到的要少,说明照片的像场角很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长焦的效果。其结果就像使用放大镜和望远镜观看景物一样:被充分利用的图像区域让我们感觉自己距离主题很近,同时我们也会立刻明白,在视觉上距离感虽然消除了,但它仍然存在。因此,在使用长焦镜头拍摄时,在观赏者和主题之间总会有一定的、可以感受到的距离,它既有情感上的效果,也有空间上的效果。根据不同的主题,这一距离可以非常远,从而使照片具有一种“偷窥”感——摄影者和观赏者是站在场景之外观看的,其中并没有相机的直接参与,这就给我们留下了猜测的空间。与之相反的情况是,被拍摄的场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摄影者就像一个未参与其中的观察者。像场角越小,这一效果就越突出。作为摄影者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对于我们从未近距离观看的主题,可以通过长焦镜头将其神奇地呈现,比如野生动物或者山峰——即使大家都明白,主题与相机之间的距离其实非常远。

长焦镜头可以产生平面的图像效果,它在视觉上拉近了各个单独的图像层面。虽然这些单独的图像层面之间存在着距离,但是观赏者会感觉它们之间离得很近。

长焦镜头可以形成非常小的景深区域,这一区域只能延伸到主题前后很短的距离。在人像摄影中经常会用长焦距来清晰地呈现人物及其穿着的服装,同时将其他内容模糊地呈现出来。通过有针对性地选择景深,我们可以将主题置于非常平静的背景中。

当然你也可以运用长焦镜头使照片从前到后都很清晰,当主题距离相机很远且只包含很少的邻近层面时,这样的拍摄尤其容易。尽管照片中有阴影和相应的线条引导,但是汉堡中央火车站的细节看起来还是很平面、很醒目。

在构图方面,较小的像场角会加强照片的平面感,因为图像元素之间的距离被缩短了,因此它们从视觉上就好像聚集在了一起。照片看起来会更加醒目、更具图形化,对某些主题来说也更抽象化,而没有真实的、三维的效果。长焦镜头在拍摄景物时往往会发生枕状变形,也就是说,尤其是在焦距很长的情况下,靠近图像边缘的平行线会向内弯曲。由于这种效果在较短的长焦镜头中不太明显,所以轻微的“变瘦”对人像摄影摄影来说是一个理想的选择。至于清晰度,长焦距可以形成较小的景深,这样一来主要的图像元素就会与周围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并以更普遍的方式表现出来。同时照片中也会出现特色非常不明显的背景。对于距离非常遥远的主题,这一效果会完全消失,相比之下景深会比较大(参阅后面内容),这对风景摄影和建筑摄影比较适用。比如几座建筑物,尽管它们之间相距几百米远,最终的成像却都很清晰,那么它们在图像中看起来就像是处于一个平面中。

这4张照片的成像比例分别为1:1、1:2、 1:3和1:4。花朵本身是非常小的,在现实中我们往往会将所有花朵视为一体。在1:1的比例中我们可以看清花朵的细节,而且它成了包含多个单独图像元素的独立主题。相反,在较小的成像中它只是一个点,或多或少与较大的背景区域形成了对比。

长焦镜头的一个特殊形式就是所谓的反射镜头,它能将很长的焦距集中于一个紧凑的结构中,它在构图上主要通过圆形的干扰性散景来引人注目。

微距效果

微距镜头的运用可以极大地缩短相机与主题之间的距离,这与焦距无关,因为镜头内的光学结构扩大了其物距范围,从而极大地缩小了镜头的最近对焦距离。由于相机与拍摄物体之间的距离较近,所以成像比例得以扩大,非常小的主题也可以占满整个画面。这为摄影者和观赏者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使照片尤其引人瞩目。图像中会有我们平时用肉眼感知不到的图像区域(因为我们在距离物体太近的情况下就无法将其看清楚)这也同样刺激并吸引着观赏者。

经过放大以后,即使是非常普通或者不是很受欢迎的主题也能成为吸引人的事物,比如这只苍蝇。只有在微距摄影中苍蝇的复眼和面部细节才清晰可见,这些我们用肉眼几乎无法看到。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这种放大可以产生内容上的吸引力。

此外,较短的距离还能产生特别浅的景深区域,这一区域只会突出一个非常紧凑的图像平面,并能将观赏者的视线吸引至此。在焦平面前面或后面几毫米的地方就会变得(极其)模糊,清晰的图像元素周围的背景会突然模糊,变成一个抽象的、无形的、彩色的平面。

观赏者在微距照片中感知到的是什么,虽然是完全主观的,但也和主题有关。花朵会立即被视为宏观的整体,因为无论花蕊多大,我们总会将其看做是花这一原本主题的细节。相反,对于壁虎的尾巴,观赏者必须首先了解它,然后才能将其认出来——尾巴是该物种的一个非常小的象征。

能够接近极小的元素,让微小的细节从整体中完全脱离,并且实现抽象的清晰度分配,这些都使微距照片具有人工的、艺术性的效果,从而使它们在内容上、形式上和技术上都能引起许多注意。相比于其他照片,颜色和结构等构图效果在微距照片中明显起到了更重要的作用。

移轴摄影效果

具有移轴功能的镜头常常被用于建筑摄影中,它能消除图像中的聚合线。这样图像看起来就会显得真实、客观、整齐,但同时也会非常不自然,因为我们对现实中以及大多数照片中的聚合线非常熟悉,因此这样的照片更适合用于新闻报道或是文件记录。当然,通过移轴效果也可以使聚合线的作用加强,由此产生非常动态、激动人心、生动、主观的效果,有时也会产生混沌的效果,聚合线(参阅前面内容)的普通特性由此被极端强化。镜头的水平移动也能开辟一个创造性的大空间,尤其当你拍摄反光的主题(如镜子)并且不想让自己出现在画面中时。

这类照片中的焦平面不再像往常一样平行于传感器平面,人们常常会在第二次或第三次看时才能察觉到这种技术上的怪异。但是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前,观赏者会更深入地研究照片,因为他们觉得其中有些东西是不对的。

移轴功能可以使焦平面发生移动,这能够导致极大的混乱,因为这种情况我们在现实中见不到,而且在照片中也不常见,正因如此这类照片才可以引发观赏者更多的关注。移轴摄影具有人为加工的特点,在左右倾斜镜头时它可以产生空间感,而在上下倾斜镜头时它会将视线集中于一个清晰的点或者线上。任何情况下这一效果都可以清晰地引导观赏者的视线,即使以不寻常的方式。在这里请注意一点,不要只是简单地运用这一效果,还应将焦平面合理并符合主题地定位于空间中。

移轴镜头和镜头宝贝的特殊成像特征可以使照片产生完全不同的图像效果。移轴效果在商品摄影和微距摄影中比较常见,它为宏伟的美泉宫公园(Schönbrunner Schlossparks)赋予了袖珍风景画的艺术特点(左)。走廊的线条看起来平静、笔直而且真实,因为聚合线通过移轴镜头变得均衡、稳定(中)。而镜头宝贝的模糊的光学效果可以为本来传统而单调的主题带来强烈的动感和主观的情感(右)。

通过移轴效果塑造的照片令我们想起缩微世界,因为我们主要是在使用皮腔的微距摄影和商品摄影中见过这些照片。这样的照片可以使人的视线停留在画面中,观赏者完全被这种表现不寻常的细节吸引了。

镜头宝贝(Lensbaby)的功能与移轴功能相似,它可以使焦平面在空间中自由转动,其拍摄的照片具有非常主观、失真、技术上不完善的特征。实验证明,这样的照片效果具有艺术性且非常生动,然而这一效果与其他技术效果一样,会迅速使人厌倦。当这样的技术效果与有趣的图像概念相结合时,照片才能更长时间地吸引观赏者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