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八点,iPhone4S设置的闹钟响了,我磨蹭了几分钟,拉开在街边小店定做的窗帘,穿上在淘宝上买的T恤和短裤,戴上在宝岛配的眼镜,走到洗手间,在赠品牙刷上挤了点黑人牙膏,用读书时就在用的塑料杯接了点水,闭着眼睛刷牙,完了直接用水洗脸,擦干,用公司的纪念品杯子喝了点水,穿上一双运动鞋出门……

这就是我的一个典型的早晨:短短十几分钟,已经接触了几十个产品。嗯?窗帘不够厚,透过来的光让我没睡好;眼镜腿儿太紧,弄得脸上有勒痕,可是太松了又容易掉;牙膏轻轻一挤就老长一条,还会掉一大块在水池里,浪费;喝的水不是太冷就是太热……没准儿其他做产品的同学也有类似的感觉——看哪哪不爽:每次有人请客,去餐馆点菜时都恨不得菜单有个按价格排序的功能,而且是贵的在前面,狠狠地宰他一顿;每次K歌不小心按到“切歌”被人鄙视,总会忿忿地说“不是我的错,是这个面板设计得太烂”;每次乘电梯,看到门外有人跑过来,热心地为他按“开门”却按到“关门”,都会在心里默默地骂:混蛋的设计……

于是,回到那个终极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产品经理?因为,好产品能改变世界,坏产品也能,而我们身边已经有太多的坏产品了,就像下一个标题说的,它们就是“无处不在的危险”。世界需要我们——好的产品经理——来拯救!

坏产品:无处不在的危险

杭州市区山很多,节假日爬山的人不少。有一天,一些网友在山上看到了如图1-1所示的路牌。他们本想去梅家坞,但前面走得比较快的几个人想也没想就往图中向下的方向去了。后到的几位可能是性子比较慢,所以在这个路牌前仔细看了一下,那三个方向上分别注明了1、2、3,并且下方的文字也注明了1、2、3,一阵眩晕之后大家才惊觉要去梅家坞应该往左边走,于是赶紧给前面的人打电话……

Don’t Make me Think【1】中一书说,Web的设计“不要让用户思考”,其实生活中更需要这样。这块石头上的指示,虽然仔细看可以弄明白,但是绝大多数用户却不会仔细阅读。

如果说路牌做得不好,只不过耽误了一点时间,那么下面这两条盲道,就让我们有点气愤了。

先看如图1-2所示的左图,盲道本是为了残疾人行走方便,而这段路却用黄色的砖来搭配红色的砖,做成了“好看”的Z字形,给盲人平添了行走障碍。看到这样的路也许我们会愤怒?无奈?但每天我们看到很多类似的网站,倒是相当习以为常:花哨的视觉效果妨碍了用户,以至于妨害了我们的原始目标。有曰:给尸体做美容,给河马涂口红。

图1-2 马路上的盲道

再看图1-2的右图,我想,铺盲道的部门和架电线杆的部门一定不太熟,由于他们之间没能很好地协作,甚至会让盲人受伤。看过一篇文章,说在西方,路上经常看到残疾人,而在中国却很少,于是很疑惑,难道西方的残疾人比例比较高?看到这条盲道,也许可以给我们一些提醒,我们的残疾人没事儿敢出来溜达吗?不管是铺盲道的问题,还是架电线杆的问题,用户眼中只会认为是产品有问题。

只要每天在路上走,就能看到很多可怕的事情,而就算你整天宅在电脑前,也会不时看到“惊悚”的画面,如图1-3所示。

图1-3 人类可以理解的内容

此图取自同行的网站,站长网名“思域”

坏产品时刻恶心着我们,心中充满爱的产品经理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拯救地球了。别急,我们先来看看好产品是如何改变世界的……

好产品:从垃圾桶到洗手间

让人欣慰的是,有的产品还是在不断改进的。网友拍了以下三幅图,如图1-4所示,都是路边的垃圾桶,一个装可回收垃圾,另一个装不可回收垃圾。

图1-4 杭州路边的垃圾桶

这三张垃圾桶的图来自淘宝UED团队的博客(ued.taobao.com),为网友拍摄

第一幅,只有颜色区分,也许有的朋友通过颜色就能知道绿色为可回收、黄色为不可回收,但大多数人多半想不到这一点。难道是设计师犯了低级失误?我更愿意相信是为桶身喷油漆的工人一时弄混了,但这样的垃圾桶最终出现在用户面前,总是让人无法接受。如何避免这种悲剧?也许,作为产品经理,产品的整个研发、制造、上市的过程,都要充分地参与其中吧。

第二幅,喷漆的错误改正了,桶身正中区分了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标志,并且下方附有一行文字说明。很棒的改进!可是大多数人拿着手中刚喝完的纸质饮料包装还会犯晕:这玩意到底能不能回收啊?纸好像可以卖给收废品的,但这么黏黏糊糊的纸真的能回收吗?可能这对于你来说不是问题,但要知道,对一个产品,用户总是分为新手、专家和中间用户,而对于图中所示的垃圾桶,大多数人都可能是新手!给新手使用的产品,一大设计准则就是——无需阅读说明书就能上手!于是,这个垃圾桶继续改进。

第三幅,有了文字说明,再把专家才能看懂的标志换成普通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图案——可回收的绿桶上画着易拉罐、玻璃瓶等,不可回收的黄桶上画着鱼骨头、苹果核等,至少可以解决大部分人的困惑了!

三组垃圾桶,让我们看到了产品功能的持续改进过程,其改进的方向是:让用户更加省心。

说完垃圾桶,咱们再去看看不同场所的洗手间。如图1-5所示是一位腾讯的朋友拍摄的某五星级酒店洗手间的门。

图1-5 五星级酒店洗手间的门

此图取自同行的网站,站长网名“臭鱼”

问题多多。

第一,这道门太“宏伟”,像会议室的门,让人无法一眼判断出它是洗手间的门。

第二,不知道为什么,门上没有厕所通常会有的标志。若从图中的右侧走来,怕是难以识别出这就是洗手间。

第三,门的把手,第一眼看不出应该推还是拉。

来看看另一个地方的洗手间,完全没有上述问题,这就是麦当劳【2】,如图1-6所示!

图1-6 麦当劳洗手间的门

此图取自同行的网站,站长网名“臭鱼”

第一,麦当劳洗手间的门,一看就让人觉得这很像人们印象中洗手间通常应该有的门。

第二,门上有标志,不管从哪个角度都能看清。

第三,门没有把手,所以只能推开。当然门的推拉设计也要考虑到门内外的空间大小等因素,大家可以回忆一下,麦当劳洗手间外面的过道都是很窄的。

延伸一点:洗手间的门推开以后,一定要有类似弹簧的装置让门能自动关上,但可惜的是我在公司附近的写字楼里就看到过一间缺乏类似装置、导致门户一直大开的洗手间。这样的洗手间一方面会让里面如厕的人很紧张——与外界“沟通”太顺畅了;另一方面外面的人也会很紧张,为了看清楚门上的标志是男是女,需要探头探脑,冒着被当做变态的风险……

来看看洗手间里面的东西——马桶,如图1-7所示。杭州的贝塔咖啡店门口有一个花盆,它看起来是个花盆,但却是一个马桶哦!

图1-7 杭州贝塔咖啡门口的马桶花盆

此图取自“白鸦”的独立博客(uicom.net)

没有马桶,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将会无法想象。下面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马桶改变了世界。

马桶改变了世界

二战中,铁托领导的游击队,孤军奋战,与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德国纳粹军队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并最终赢得了胜利,建立了南斯拉夫共和国。后来在科索沃危机中,冲突双方依然力量悬殊。面对强大的美国空军的狂轰滥炸,南斯拉夫人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他们的民族性格。人民自发组织起来,用血肉之躯,轮番守卫贝尔格莱德市区的重要地段。

没想到的是,南斯拉夫后来对北约做出了让人诧异的让步,原因竟然是马桶抽不上水!习惯了现代文明的贝尔格莱德市民有捍卫国家的勇气,却无法容忍因马桶抽不上水所带来的生活不便。

具体说法是:美国空军轰炸的重点起初集中于军事目标和与之有关的交通枢纽,后来则转而摧毁诸如水厂电厂之类的民用设施。城市供水供电系统的瘫痪,直接导致了严重依赖水电的居民家庭卫生用水。如果抽水马桶失效仅仅一两天,老百姓或许还可以忍受;如果停水十天半月,甚至更长,这桩小事可就变成大事了。过惯了现代文明生活的普通老百姓,在没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离开了习以为常的抽水马桶,一连多日在户外或以其他“非常手段”来解决“日常问题”,事态就立刻变得严重起来。众多不愿失去体面和尊严的人们,开始对时局失去耐心,逐步达成了一种共识:恐怕国家政策或高层政府官员需要更换。随之而来的,便是传媒展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幅幅人心浮动的画面:冲突双方签署城下之盟,大选后政府更迭,前任国家元首变成国际法院的“阶下囚”,民众生活恢复正常。

小小马桶,就这样让一个国家改朝换代。而马桶本身也是一个产品持续改进的典范:从最初简单的一个桶,一步步有了储水器、自动灌水装置、控制冲水的把手、盖子……近些年,更是有了两段式节水设计,甚至具有医疗功能。我最近对此特别有体会:2009年6月因为打羽毛球时发生的意外,我的跟腱断裂了。两个多月后,虽然已经可以走路,但由于踝关节的弯曲角度问题,我还是没法下蹲,这就意味着我只能使用坐式抽水马桶,真是不受伤完全体会不到,感谢让生活更加温馨的马桶。

不多一会儿,就说了这么多我们身边的产品,它们悄悄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悄悄地改变着世界。看到这里,你会不会心痒痒地想做一个改变世界的人——产品经理?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产品经理呢?好像周围挺多人都顶着这个头衔,他们到底是不是产品经理呢?